一位同事經常透過電子郵件分享五花八門的內容給我們部門的所有人,我都會打開看一下,對於我認為值得一看的內容,則會再轉貼到我的臉書,有些是影片;有些是具有知識性或啟發性的。
  有一天,一段八分多鐘的陸軍官校的前身,黃埔軍校十周年校慶閱兵的剪影(旁白是英文,且也有英文標題:10th anniversary of Chinese West Point,可見得那時期中美關係真是密切),我看了後把它轉貼到我的臉書,一位年輕的後輩回應:「有燃起當年當兵的熱血嗎?」,教我不禁回想起一件許多年前的往事。
  那是臺灣尚未解除戒嚴的年代,大學不容易考上,逼得一些沒有把握、家境清寒的高中生會預先報名軍校或警校的考試。明星高中的學生極少選擇這一條路,而且教官們也會要有意願的學生三思,至少,即便當年我打算報考的是中正理工學院,我高三時的輔導教官還是勸我打消念頭。我沒問原因,不過聽得出教官言下之意是,資質好的高中生去讀軍校未免可惜了點。
  我之所以會有那樣的念頭,主要是讀得蠻吃力的,成績當然就不出色(當時常常會想那些成績好的同學到底是怎麼讀書的),幾次模擬考的全校排名都在中段,深怕考不上國立的大學,而家裡是負擔不起私立大學的學費的。
  軍校不是報名就能考的,你得先通過體檢才行。那體檢,和兵役體檢應該相差無幾。我早已想不起來兵役體檢的情形了,可我永遠記得報考軍校的體檢,地點在台南當時的八零四軍醫院,而結果是在血壓那一關就被打回票了,因為血壓過高,不合規定!我是農村子弟,從小就幫忙農事,身體就算不是壯得像一頭牛,但從國一開始養成的打籃球習慣,也夠格被列入壯丁的行列了。因此,我完全不敢置信,懷疑是學生模樣的護士弄錯了,要求重量,但結果還是一樣。
  雖然我不是因為有著滿腔熱血才報考軍校的,但被打回票,面子實在掛不住,在外面等候我的兩位哥們說不定也會糗我,因此,我竟然毫不考慮就問護士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快速降血壓?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位護士不曉得是基於同情心,還是懷疑面前只穿一件內褲的男生是賀爾蒙作祟的受害者,竟告訴我可以喝大量的醋之後再回去量。我一聽,一點遲疑也沒,馬上穿回衣物,跑到外頭,請哥們趕快去買一瓶醋。哥們當然問要幹嘛?我當然也只好據實以告,隨即,完全在我意料中,他們狂笑,還不忘確認我是否真的要喝。
  那時還沒有便利商店,我沒問哥們那一瓶米酒瓶裝的黑醋是哪裡買的,總之他們很快就達成使命,而我也二話不說,鼓起另類的勇氣,喝了起來。除了酸味之外,感受如何?除非再重來一次,並且,我有名作家形容嗅覺、味覺、心理層面等的功力,從初始、中段,到最後,逐階段地形容,否則,只能說,那絕對是此生不想再體驗的。喝了差不多半瓶,心想這應該夠「大量」了,等了一會兒,覺得應該起作用了,才再重新「入場」。結果是,那位護士沒騙我,我通過體檢了。
  事後,不只我,連哥們也確信,那位護士絕對碰過不只一位血壓過高的準男子漢。他們也調侃我,一定是因為全身只穿內褲面對年輕的美眉護士,起了邪念,所以才血壓高。就算有,當然也死不承認,何況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全身上下只穿著內褲,無論是老派的BVD內褲;或是當時正新潮的豪門子彈型內褲;或是現在流行的四角內褲,面對年輕的護士時,如果你也夠年輕,那,除了緊張之外,不會有其他心理狀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