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電影是台灣五年級生的男人記憶的一部分,特別是對於克林伊斯威特演的、被稱為義大利通心粉西部片的鏢客三部曲(《荒野大鏢客》、《黃昏雙鏢客》、《黃昏三鏢客》),相信都有印象。這三部將近半個世紀前的非美國正宗的,不像約翰韋恩、賈利古柏或葛雷哥萊畢克主演的西部電影,卻意外的在影史上留名,導演都是義大利籍的塞吉歐李昂尼,此人在鏢客三部曲之後的集大成之作《狂沙十萬里》(英文片名是《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才具有那麼一些美國西部電影的味道,甚至被公認為最偉大的西部片之一。

其實在那個年代還有一部在當時很有話題性的西部電影(中文片名好像是《大太陽》),因為請來了歐美日三大巨星合演,分別是法國冷面殺手亞蘭德倫,日本武術精湛的浪人三船敏郎,以及《狂沙十萬里》中飾演報殺父之仇的吹口琴怪客查理士布朗遜。不過影片的水準顯示出只是當時一時的炒作之作而已,大多數的影迷已不復記憶。

美國導演拍的西部片,題材當然牽涉到美國西部開拓的歷史,警長、印第安人是電影中最常出現的人物,也有真實事件中的火車大盜,例如2008年上映的《刺殺傑西》,便是一部描述美國開拓西部時代的一位家喻戶曉的傳奇大盜傑西詹姆士(布萊德彼特飾演)的電影。

二十世紀的五○年代末至七○年代初是西部片的鼎盛時期,到了九○年代以後就很少再看到了,印象中只有克林伊斯威特緬懷讓他賴以成名的西部片而自導自演的作品《蒼白騎士》、《殺無赦》、凱文科斯納主演《與狼共舞》以及連續兩部描述有名的厄普警長的《墓碑鎮》與《執法悍將》,演警長的分別是寇特羅素與凱文科斯納,不過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概是厄普警長的染有肺結核病的一副病奄奄的神槍手朋友,尤其是方基墨所飾演的。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本以為再也看不到西部片了,沒想到竟還可以看到,除了上述的《刺殺傑西》之外,還有神鬼戰士羅素克洛與蝙蝠俠克里斯汀貝爾主演的《決戰310》與柯恩兄弟的《真實的勇氣》,這兩部電影都是重拍自經典的西部片,後者是重拍1969年上映的、約翰韋恩主演的《大地驚雷》。

當然,上述這些西部片已不同於早期的西部片了。早期西部片中的男主角都只有一種表情,完全沒有情緒,無所畏懼、幾乎不笑、沒有喜怒哀樂感,都很神,拔槍隨便開幾槍就會倒下數個歹徒,而且是不見血的,克林伊斯威特在鏢客三部曲中所飾演的無名俠客就是代表人物。二十一世紀的西部片,除了電影科技的進步所帶來打打殺殺的真實感,歹徒不再那麼容易就被撂倒之外,也多了更深一層的對人性的探討。另外,東方的導演也來參一腳。《三更》的導演金知雲拍了一部中文片名《神偷.獵人.斷指客》的電影(2008年上映),英文片名《The Good , The Bad and The Weird》,看英文片名就知道這是金知雲向《The Good , The Bad and The Ugly(《黃昏三鏢客》)致敬之作。問題是東方的「西部場景」在哪裡?塞吉歐李昂尼當時是在歐洲的一些國家取景,金知雲巧妙地當時空背景設在二次大戰期間的中國滿州國,所以就有了原野、沙漠了,而且片尾還來了一場模仿《黃昏三鏢客》中的三人決鬥劇情。

今年,鬼才昆丁塔倫提諾,也端出一部西部片《決殺令》,想當然爾,風格必定獨特,甚至還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等提名。《決殺令》的英文片名是《Django Unchained》,意思是被解開鎖鍊的Django(D不發音,影片中Django還對人解釋此事)Django是誰?林肯想要解放的黑奴之一。沒錯,昆丁塔倫提諾拍的西部片,主角是黑人。據報導,此片是他向一部義大利通心粉西部片《Django》致敬之作。《Django》是部什麼樣的電影?相信台灣五年級生的男人沒人有印象。昆丁塔倫提諾怎麼會向這部電影致敬?怎麼不向影迷心目中永遠的西部片鏢客三部曲致敬?搜尋了一下,原來是在《荒野大鏢客》之後推出的,導演名字也叫塞吉歐,男主角是法蘭哥尼羅,當時和克林伊斯威特一樣沒啥名氣,之後呢?也沒起色。

Django》台灣當時有上映,片名是想沾《荒野大鏢客》之光的《荒野一匹狼》,日本甚至宣傳是續集。為何呢?因為《荒野大鏢客》就是改編自黑澤明的《用心棒》。其實完全是毫無關係的兩部電影,只是風格類似而已。《荒野一匹狼》中的男主角沒騎馬,隨身拖著一副棺材,而且由以下片段可以看出槍法比《荒野大鏢客》中的男主角更神,可能就是因為這麼怪異這麼神,昆丁塔倫提諾才會向其致敬。

也是搜尋之後,才知道與昆丁塔倫提諾一樣鬼怪的日本《鬼來電》導演三池崇史早在2007年上映的《壽喜燒西部片》(Sukiyaki Western Django)就向Django致敬過了,昆丁塔倫提諾還在此片客串演出一段。

昆丁塔倫提諾自己也在他的《決殺令》客串,從出現到「消失」(Django一槍打在掛於他身上炸藥而消失)大約只有一分鐘的時間。飾演Django是在《落日殺神》中飾演意外變成被湯姆克魯斯追殺的計程車司機角色的那一位,解開他身上的鎖鍊的角色是由飾演《惡棍特工》中的納粹中校所飾演的。其實在《惡棍特工》中納粹中校帶領黨羽出現在某鄉村的一戶農家時,配樂就很有西部片的感覺,因為有點像顏尼歐莫利克奈為《黃昏三鏢客》所作的配樂。

到了《決殺令》,昆丁塔倫提諾真的把顏尼歐莫利克奈為西部電影所做的配樂放上去了,是兩段顏尼歐莫利克奈為也是克林伊斯威特主演的、場景也在墨西哥的《Two Mules for Sister Sara (台灣片商取名為《烈女與鏢客》)所作的。

 

同時,既然是向《Django》致敬,片頭一開始就放了《Django》當時也是片頭一開始的主題曲。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歌曲,其中就屬Jim Croce所唱的《I Got a Name》最令人懷念。

西部電影的劇情很多都是反派角色最後死光光,《決殺令》也不例外,其中李奧納多所飾演的大反派死得最令人意想不到,是在和解放Django的德國人一番言語上的針鋒相對之後,被後者使用暗藏於袖口之內的掌心雷一槍射中心臟而倒地不起。這樣的橋段在昆丁塔倫提諾的舊作經常可見。昆丁塔倫提諾的電影中的人物,對白都很多,有些看起來似乎都和劇情無關,只為凸顯人物的性格;有些則是劇中人物間拐彎抹角的唇槍舌劍,然後再像荊軻那樣的圖窮匕現,使出索命之招。

Django在電影中也被導演賦與很神的特質——天生的神槍手,無論是使用掛在腰際的左輪手槍,還是長程的來福槍都神準無比,一如1966年的Django,差別在於他不是路見不平拔槍相助的無名俠客,他是黑奴,恢復自由身後的黑人,而且拔槍是為了找回同樣也是黑人的愛妻。在那位因為有求於他而解放他的德國人的一路相助之下,來到了愛妻可能被轉賣到李奧納多飾演的大反派的農莊,並確定了愛妻的確在農莊之後,才有了後續被李奧納多的僕人(《復仇者聯盟》中演局長的那一位)識破兩人不是要買「猛丁哥」型的打鬥黑奴,而是要贖回Django的愛妻,而引發最終的一場血肉橫飛的殺戮。

現代的電影科技,以及不像從前那種一槍斃命而不見血的不合邏輯,讓這場最後的高潮戲完全呈現慘不忍賭的場景,子彈打到人體的皮綻肉開看得一清二楚楚。若要以雞蛋裡挑骨頭的態度來檢視的話,可能是農莊主人的寡婦姊姊,被Django從二樓處朝站在一樓大廳旁的一個門邊的她,開了say good bye的一槍之後,竟然像被一部高速行駛的汽車撞了彈開一樣。

Jim Croce所唱的《I Got a Name》是在Django獲得自由後,一副人模人樣的牛仔裝扮,騎著馬,與德國人出現在白雪皚皚的原野時。這首歌曲導演選得真是妙。名字是人之所以為人的象徵,黑奴是沒有人的尊嚴的,如果要講有名字的話,就只有一個,那就是——Negro。電影是結束於Django引爆農莊後,與愛妻兩人在熊熊大火的照映下,騎著馬匹離去。當然不能斷定兩人從此之後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至少當下,兩人都是能呼吸自由空氣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