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睜開雙眼在黑暗中直盯天花板時,感覺額頭似乎冒著汗,內耳彷彿仍有C的那一句「應該是有了」的話迴盪著,轉頭看身旁的C仍熟睡著,動也沒動,便起身下床。

才一離開被窩,溫差讓裸身的他猛然地打了個噴嚏,吵醒了C

「幾點了?」

他兩手交叉搓揉著肩膀並感到飢腸轆轆地打開燈後,原本也是面對天花板的C,馬上拉著棉被蓋住臉以躲避讓她感到刺眼的燈光。

他拿起放在梳妝台上的手錶看了一眼,說:「快七點半了。」隨即再拾起地板上的衣物,穿了起來。

「真的變冷了,妳還要去逛夜市嗎?」他一邊穿衣服一邊說。

「去啊,多穿一點衣服就好。」伸手開了床頭旁的檯燈再轉身側躺的C看著他,說:「把大燈關了,我想先洗個澡。」

「為什麼要關?還怕我看啊?」

C瞪了他一眼,等他關了天花板的燈之後才下床,先是拾起地上的高領衫穿上,又搜尋了一下地板,才翻開棉被,同時「啊」了一聲。

「怎麼了?」斜靠著床頭,一直看的C的一舉一動的他問。

「你的東西…,」C面露尷尬的笑容看著他,同時迅速地穿上從床上找到的內褲後,欲語還休地以「沒事」兩字帶過那已經流到她大腿內側的精液這一件事,最後又從地上拾起牛仔褲並將它放在床上,手上才拿著一團白色物走進浴室。當他盯著看時,C笑著說:「看什麼看。」

「看妳手上拿什麼東西。」

「哼,明知故問。」C在進浴室前丟下這一句話。

他當然知道C手上拿的是什麼,除了胸罩之外,還有讓他感到有一點莫名刺眼的衛生紙。

從浴室出來後,以浴巾包覆著身體的C,問他要不要也洗個澡。

「不用了,我回家洗,走吧,肚子很餓了。」

站在浴室門口旁的櫃子前的C,背對著他,「喔」了一聲後,穿上從櫃子的抽屜裡拿出來的內衣褲。當C再走入浴室時,他才看清楚她穿了成套的深藍色內衣褲。

他不相信從內衣褲可以看出一個女人的心理狀態或個性之類的論調,不過此時卻不禁想著:C喜歡什麼顏色的內衣褲,是…,C的一句「你要不要打個電話回家?」打斷了他的思緒。

「不用,都這個時間了。」

C已穿上高領衫,走到床前面對他,正彎腰穿上牛仔褲。

即便已有親密關係了,不過這是C第一次在他面前有這樣的舉動,所以C的兩大腿間,由內褲的邊沿所形成的V字形的頂角處,吸引他的目光。那是男性從青春期開始,只要抓到機會,不管是圖片或是景象,都會兩眼發光猛盯的彷彿可通往人間仙境的入口處。C身上這樣的一個入口處,會讓他進入什麼樣的未來呢?他還沒想過。

兩人出門後,在C的指引下,來到了約十分鐘車程的夜市,附近有一所總讓人覺得非常突兀的砲校。白天只是空曠無人的廣場,在兩人抵達時,已經有各式各樣的攤位井然有序地分佈於廣場內,有賣吃的、賣衣服的、賣日常小用品的、賣器具的、提供玩樂的…。雖然突然變得很冷,但人潮還是不少,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家居式穿著的、像他與C這樣穿著的,各式各樣,這也是他不喜歡逛夜市的最主要原因。

「很餓了吧?你想先吃什麼?」C雙手插入外套的口袋,身體哆嗦著。

他見狀本想數落一下C,但饑餓感使得他只想趕快進食。掃視了一番可以看到的攤位後,他說:「先吃一碗花生豬腳吧。」

「好啊!」

掺了點米酒的豬腳湯下肚後,兩人都感到驅走了不少寒意。

「你喜歡吃豬腳?」

「嗯。」

吃完後,兩人走著走著,在一個炒鱔魚意麵的攤位前,他停下腳步,C說她不敢吃鱔魚,不過又補上:「我吃炒花枝的。」

天氣冷加上餓過頭,使得吃完一盤炒鱔魚意麵的他,覺得才五分飽而已。像這樣的情況,逛夜市也許是項經濟又實惠的選項。不過才又走了幾步路,兩人不約而同地停在賣沙威瑪的攤子前。

「這中東的烤肉還蠻有原野風味的,聽說古代的土耳其戰士是以手上的彎刀叉著羊肉,直接烤熟後吃的。」他邊走邊吃著手上以土司夾著的肉片,突然像是有所感觸地說。

「哦,還有這樣的事喔,」C也吃得津津有味,「這是我第二次吃。」

「嗯,說不定唐朝時被李靖趕走的突厥人就開始吃了。」

聽他這樣講後,C停下腳步面對他,內心對於眼前的男人能將書本上的東西拿出來在生活上侃侃而談佩服萬分,不禁追問:「李靖?歷史課本好像有讀過。突厥人跟土耳其什麼關係?」

「突厥就是土耳其古時候的名稱,就像匈奴是漢朝最大外患一樣,突厥是最讓唐朝頭痛的外患,直到大將軍李靖利用夜間在陰山發動大規模的攻擊之後,才不再是威脅。」

「紅拂女聽過嗎?」

C搖搖頭。

他便像是一位說書者那樣講了《虯髯客傳》中,紅拂女夜奔李靖的故事,C則像是聽眾般地聽著。兩人皆對於必須閃過他們的人們視而不見。

「哦,那紅拂女一定長得很美。」

「怎麼說?」他問。

「不然怎麼會她跑去找李靖,李靖就讓她跟著。」

「哈,小說當然都會將英雄與美人配成對。」

兩人又繼續漫步,經過一個垃圾桶時,他將最後一口沙威瑪塞入口中,並將手中的小紙袋丟入垃圾桶。

「剩下這一點也給你吃。」C將手上的沙威瑪遞到他嘴邊,他張口吃掉後,也順便接過小紙袋,丟入同一個垃圾桶。

走了幾步後,C停下腳步,兩人眼前是賣紅豆薏仁的攤子,旁邊一張顯然是為客人準備的長方形木製摺疊桌,坐著一對學生模樣的年輕男女,彼此互相餵食。

C問:「要不要。」他點頭。

老闆要打包時,他開口說:「不用了,我們馬上要吃了。」

付了帳後,他兩手各握著一杯紅豆薏仁湯,看著廣場邊沿的矮牆說:「到牆那邊坐著吃吧。」

於是兩人走到有點暗黑的矮牆處。

「是說,紅拂女也真大膽,不認識李靖,還在晚上跑去找他。」C和他一樣靠著矮牆,邊吃邊講。

「小說嘛,總要把男女主角寫得奇特點。」他轉頭看了一下C,「妳不也是很大膽嗎?」

「呵,我哪有。」

「是喔,那妳之前還不認識我,怎麼就敢打電話找我?」

「哼!笑我。讓你有機會認識我不好嗎?」

「好,美女,怎麼不好。」

C聞言,騰出拿湯匙的手搥了他一下,嬌嗔地說:「少來了。」

吃完紅豆薏仁後,兩人都將紙杯擱置在矮牆上,他邊點燃香菸邊問C:「妳還想吃什麼嗎?」

「不了,已經吃飽了。」

「那…,還想逛逛嗎?」

「不用了,我喜歡來夜市只是因為可以吃到多樣的東西。」

他彷彿想要專心享受吞雲吐霧的滋味而不再作聲。C似乎了解此時他的感受,也只是靜靜地看著他所吐出的,隨即被寒風給吹散得無蹤影的煙;再看著放在他的襯衫口袋的香菸與打火機,不久前才擺在餐桌上,是上車後他下意識地摸了一下口袋後,請她再下車進去拿的,而且是先點燃一根菸才開車。C覺得香菸已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也慶幸自己能忍受菸味。

在他利用牆壁將只剩一小截的香菸熄滅再丟入紙杯後,C開口說:「享受夠了嗎?看你那麼專心我都不好意思出聲。」

「哈,委曲妳了,走吧。」

走了兩三步後,他又折回,拿起矮牆上的兩人留下的垃圾,丟入附近的垃圾桶。

在走回到停車位置的路上,氣溫也許還比剛來時還低了點,不過C卻不覺得冷了,也許是吃進肚子裡的熱食提供了能量,也許是因為身旁有右手臂被她挽著的、不喜歡逛夜市的男人,竟也不知不覺中似乎沒有怨言地陪她逛。而女人天生的感性特質引導C偏向後者的影響遠大於前者,因此上車後,她有感而發地對他說:「謝謝你在這麼冷的天氣陪我逛夜市。」

「還好啦,只是吃東西,妳又沒有亂逛一通。」他邊發動車子邊說。

「呵,你的意思是如果吃完東西我又繼續逛,你會受不了是嗎?」

「哈,不一定,看情況。」

「是喔,那下次逛到你受不了時,要跟我講,免得內傷。」

眼睛看著前方的他隨即咕噥一句:「唉,女人。」

C卻聽得一清二楚,左手搥了他一下,說:「你說什麼!」

「我沒說什麼啊。」

「沒有女人…,」C邊輕柔地說,邊將頭依靠在他的右肩,「你們男人活得了嗎?」

這樣的話讓他無法辯駁,只能默默地開著車,聽著收音機傳出的西洋流行歌曲。

車子在C的家門前停下來後,C恢復正常坐姿,看了一下車上的電子鐘顯示的時間才剛過九點,便說:「要不要進來坐一下?」

「不了,我回去了,明天下午下課後再過來。」他說。

「你明天晚上是不是還要到補習班上課?」

「嗯。」

「那明天我弄晚餐,我們一起吃。」

C講完後,他馬上露出驚訝的表情,C也馬上表示抗議:「幹嘛啦,那什麼表情。」

「妳會做飯?」他補充他的驚訝。

「會啊,簡單的菜色我會,複雜的…」

「複雜的怎樣?」

幾乎在他講完的那一瞬間,C就吐出「不會」兩字,又追加一句:「先生,這樣你滿意了吧?」

他大笑兩聲後說:「姑娘,在下沒惡意,只是不好意思麻煩姑娘。」

「呵,偶爾幾次沒關係啦。」

「好啦,我回去了。」

C隨即在他的嘴唇輕吻了一下,便轉身下車,在關上車門前又丟下「開慢點」三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