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晚上,妳如往常一樣,上來我書房與我互相親臉頰並道:「晚安,祝好夢。」在妳下樓回到妳房間後,我才不經意的發現書桌上多了一個四方形的物件,是以札記本的紙張包裝的,並以中英文寫了三個字。我拆開一看,裡頭另有一張不同樣式的小紙張,寫了比較多的字,除了說生日快樂之外,還寫了工作順利。即便我從來對於自己的生日毫無特殊的感覺,不過,看了妳寫那樣的隻字片語,仍不禁會心一笑。

喜歡閱讀的妳,幾乎每兩個禮拜就會到圖書館借十幾本書。我常會問:「一次借這麼多看得完嗎?」妳都回答:「會啊。」有時候我會問妳在看什麼書,妳就會對我講書本寫了什麼內容,有時候妳會主動告訴我,特別是關於小說類的書的內容,有時候妳看不懂書上的內容,就會問我,而且有些問題我還要想一下怎麼表達妳才會懂。

那一天傍晚,妳特別講了正在看的一本小說,書名是《簡‧愛》,還強調兩個字之間有一個小黑點,因為是一個女生的名字。我聽過這本小說,但沒讀過,還記錯了簡‧愛是美國人,妳說她是英國人,說她很可憐,是個孤兒,住在舅舅家,但舅媽常常虐待她,所以她後來就跑去孤兒院,長大後去一個人家裡當家庭教師。

每當我騎機車載妳時,偶爾會抬高一下屁股,妳隨即就會說:「好臭哦!你又放屁!」我有時候會問:「不是被風吹散了嗎?妳怎麼還會聞到?」妳就會說:「是吹到我這邊啊!」還會說:「為什麼不坐著輕輕的放,這樣我就不會聞到了。」我便說:「坐著怎麼放屁?當然要抬高屁股。」還強調有屁就要放,憋著對身體不好。

對於在學校發生的事,妳也經常分享給我聽,無論是好事或不好的事,尤其是前一類的,如果又是與妳有關的,妳更會在進入家門後就談起,甚至是坐在機車後座時就迫不急待告訴我。我還記得妳告訴我,老師要妳當校慶的班級掌旗官時,我說,怎麼不叫男生,男生比較有力氣,老師說,我比較高,妳這樣回答,我問,妳是全班最高的嗎?妳說不是,有一個女生比妳還高,男生也有,我又問,那老師怎麼會選上妳?妳說,我不知道。其實,我猜想老師應該是希望能兼顧一點班級門面,因為妳夠高也很可愛,不過我沒講出來,怕妳因此而自傲、虛榮。

課業上遇到問題時,妳也都問我,當然有些問題我也無法確定答案,還好現在網路上的資訊五花八門,通常都能幫妳找到解答。有時候如果我正在忙,便會說,作業本來就有可能不會寫,就空著吧。在妳失望地離開後,我總是於心不忍,忙完後又幫妳解答。而每當幫妳解答後,妳常會道聲「謝謝」,才愉快地離開。

諸如此類的事,在妳姊姊與我之間幾乎不曾有過,這或許是因為妳姊姊小時候剛好是我工作上很繁忙之時,很少有時間陪伴她所造成的,這看來已經很彌補了。兩相比較下,妳比較幸運,連妳要來到這個世界當下,我也在現場的幾步路外等著。

人的長相會隨著時間而逐漸變化,可能是因為妳在嬰兒期常常能看到我,妳姊姊卻不是,所以妳長得有九分像我,而妳姊姊卻只有三分像我。或者,也許這是種緣份,一種傳說的前世的緣份,使妳冥冥之中知道我這個人,如果是這樣,那一定是我前世的情人,而且,是無話不講的情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