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的住處離他家不遠,離他工作的地點一所學校更近。他任職的學校的大門口是一條東西向的道路,由大門口往西走數百公尺處的上方是高速公路,過了之後馬上右轉進入一條小鄉道,此路的右邊毗鄰高速公路,左邊陸續有多個叉路口,任何一個叉路口左轉後順著巷道直走的盡頭,就是C所講的地址的道路,是一條很長的南北向道路。他只是知道大概這樣走,但不清楚C的住處應該從哪一個叉路口左轉才是最近的,所以隔天,週一的中午用過午餐後,他特地開車去探路,免得週三傍晚天色暗了之後一時無法找到而遲到。

對一個三十歲的男子而言,和女子敲定約會的日期時間後的心情,當然不同於二十歲出頭時,更是不會有青澀的少年所會有的興奮與期待感,特別是在經歷過七年而沒有好結果的戀情之後,他對男女之間的交往有了更老成與宿命的心態,所以這第二次和C的約會,與第一次的差別只是少了blind的感覺而已。

週三的傍晚,他就像一位要再度出海的老水手一樣,開著車,比預定的時間早了大約5分鐘到了C的住處,位於叉路口,是一棟二層樓的房子,外牆貼有白色磁磚,一樓有車庫和三角形庭院,二樓的有大陽台,擺了不少盆栽,附近的房子有幾棟也是同樣格局。他在車內點燃了一根香菸,吸了幾口之後,看時間差不多了,將香菸朝車窗外以食指彈掉火紅的香菸頭,將剩餘的一截丟入車子的煙蒂盒,下車走到門口,按了門鈴,數秒鐘之後聽到C邊走邊說:「來了。」顯然她也早已準備好了。

站在他眼前的C,依然只是略施脂粉、褲裝、高跟鞋,不一樣的是口紅的顏色比較鮮紅。

「妳想去哪兒吃?」他問。

「嗯…,去南門庭院。」C看著他說。

「好,走吧。」

上車後,C聞到他車內有淡淡的煙味,不過她不介意,所以問。而他既然會自在地在車內吸菸後再去按門鈴,當然就是想一開始就呈現真實的自我,他認為這才是正確的男女交往之道,尤其是適婚的男女。

南門庭院離C的住處有一段距離,傍晚的人潮車流增加了兩人在車上的時間。通常一對剛開始交往的男女,在轎車上常常不知道要說什麼。他是這類型的,C不是。

「你車子還蠻新的,剛買嗎?」C一上車就問。

「買一年多了。」

「好開嗎?」

「嗯,新車都好開,」他說,「當初買還等了一個多月。」

「哦,為什麼?又不是進口車。」

「因為新尖兵出來後,風評很好,價錢也不高,所以很多人想買。」

「喔。」

在他們前面的一部車突然緊急剎車,讓他也跟著猛踩剎車,C的身子由於慣性作用而往前傾斜,頭幾乎撞到副駕駛座前的塑膠板,又瞬間彈回原來的姿勢,他也是,只是被雙手頂著方向盤的反向作用力抵消一部分。

「有沒有怎麼樣?」車子繼續行駛後,他轉頭問才大叫一聲、驚魂未定的C

「沒有,差一點撞到頭。」

經此一小插曲後,兩人都靜默不語,他專注地開車,C則是對於身旁這男人的開車技術存疑,但也只是幾秒鐘的時間而已。為了讓車內氛圍不過於死寂,他伸手打開車子的音響,頓時傳出理查史特勞斯的交響詩《查拉圖斯特如是說》的啟始,是中廣的「知性時間」的開頭音樂,這個電台的FM被他設定在第1個喜愛的頻道。他瞄了一下音響上顯示時間的數字,果真是7點了。

到了南門庭院時,很幸運的,對面剛好有空的停車格,讓他不用為尋找停車位煩惱。兩人一前一後地穿越馬路,走入餐廳時,已有不少用餐的人,大部分都是看似情侶的一男一女。南門庭院夠大的空間感與柔和的燈光,的確能吸引情侶來消費。

穿著蠻有特色的服務生引領兩人坐定後,C似乎早已打定主意,能有多一點的時間來彼此了解,所以點了需要更多料理時間的羊小排,他見狀,點了5分熟的沙朗牛排。

「這裡你來過嗎?」臉部已不見受過驚嚇的痕跡的C問。

「大學時來過一次,妳呢?」

「我啊…,和朋友來過幾次。」

服務生送來湯和烤土司打斷了他們。

「哦,和男朋友嗎?」服務生離開後,他刺探性地問。

C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並從桌上小竹籃拿了一片土司,咬了一口,喝了兩口湯後說:「你呢?沒交過女朋友嗎?」

「有啊,大學時。」

「沒結果嗎?」

「有結果我現在會坐在這裡嗎?」

對於眼前才第二次見面的女子,他不想深入地解釋。

C聞言瞟了他一眼說:「那可不一定!」

他只是「哈」了一聲,此時服務生送來前菜。

兩人就持續這樣一來一往的刺探性對話,主菜送來後,送入口中的美味,讓彼此的防備心降低了許多,他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似的,滔滔不絕,而C彷彿是要能多了解他,只是微笑地聽著,並適時給予鼓舞性的回應。他談了一些成長過程的甘與苦,尤其是大學時參加舞會的趣事。C聽到舞會的事時,眼睛一亮地問:「你會跳舞?看不出來。」

「沒錯,我會跳三貼。」他有一點自嘲地說。

C頓了幾秒鐘後才意會,隨即微笑著問:「那請問你『貼』過幾個女孩子?」

「沒啦,開玩笑的啦,」他喝了一口水,拿餐巾拭了一下嘴巴,「妳看我這付德性有那樣的能耐嗎?」

「那哪有一定,也有不少女孩子喜歡像你這樣冷冷酷酷樣子的男孩子。」C講完又送了一小塊羊肉入口。

他注視著C說:「是嗎?那妳呢?」

「我啊…,」C也很自在的雙眼迎接他的目光,「你猜呢?」

「我認為是看情況吧。」

「哦,怎麼說?」

「妳…,」他頓了一下,在C的「我怎麼樣啦,你快說。」後,他接著說:「如果長相不好看的,再怎麼酷,妳也不會喜歡吧?」

他講完後,C像是承認又像反擊地說:「是啊,我也不相信醜女孩你會喜歡。」

「那當然,」又像是要補充,他又說:「美麗的人、地、物,誰都喜歡。」

服務生走過來,打斷了兩人的對話。餐後飲料他點了熱咖啡,C要了熱桔茶。

「晚上喝咖啡你不怕睡不著啊?」C有一點關心地問。

「應該不會,我每天都喝咖啡的。」

「喔,怎麼會喜歡喝咖啡?」

「其實也不能講喜歡,是習慣或是癮,從大三或大四開始的。」講完後,他又趁勢說:「我還有另一種不好的癮。」

C看著他淡然地說:「嗯,我知道。」

「妳知道?」

「是啊,你車裡、身上,都有煙味。現在是不是想抽啊?」

「妳怎麼知道?」

「男人不是都說:『飯後一根菸,快樂似神仙』。」

他乾笑兩聲。

服務生送來飲料和小蛋糕。他加了一點糖和奶精,攪拌幾下啜了一口,同時間,C已經吃了一口蛋糕,並端起小杯子喝了一口桔茶。

「不是想抽煙嗎?怎麼不抽?」

他又喝了一口咖啡才說:「菸放在車上。」

「你去拿,我去一下洗手間。」講完,C就起身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他也起身並順手拿了放在桌角的消費明細單,往櫃檯方向走去埋單,再走出餐廳,穿越馬路,拿了放在副駕駛座的香煙與打火機後,再回到餐廳,也進入了洗手間。同時間,C帶著愉悅的心情,看著鏡子內的自己一下,再從手提包裡拿出口紅往嘴唇擦了兩下。

兩人幾乎同時走出洗手間。C一見到他邊走邊說:「你不是去車上拿菸嗎?」

「是啊,我拿了。」他指著自己白色底的條紋襯衫的口袋說。

坐回位置後,他點了菸,吸了一口後,又端起桌上已經冷掉的咖啡,一口喝完。C只是看著眼前的男人吞雲吐霧的模樣,好像要讓他「神仙」一會兒。

他察覺了,問:「怎麼了?」

「沒啊,看你抽煙。」

「喔,妳不會介意吧?」

他才一講完,C就回答:「不介意。」

解癮後,他對著發呆的C說:「走吧。」

C回過神來,問:「去哪兒?」

他被問倒了,想了一下後說:「附近散散步吧。」

C點頭,兩人便起身,此時C才發覺桌上的消費明細單不見了,開口說:「不是講好我請你嗎?」

「改天吧?」

「你這人,真是的!」

步出餐廳後,迎面而來秋冬之際的涼風,讓度過一頓愉快的晚餐的兩人更是舒暢。兩人沿著騎樓往北走。他突然想到前方的「南門城」,遂提議往那兒去看看。穿越馬路時,他展現紳士風度,以右手搭著C的右肩。

晚上的南門城很少有人跡,除了街燈的餘光所照之處,以及城內一棟日式木造平房的一盞小燈外,幾乎一片漆黑。兩人走到城內一處豎立有幾個清朝時代的碑文的長方形涼亭時,他停下腳步,跟C說:「大學時上歷史課,老師曾帶我們來這裡拓碑。」

「什麼意思?」C不解。

「就是以墨汁、刷子將碑文印到宣紙上。」

「哦,印得下來嗎?」

「當然要有一點技術,好像還要其他的工具,我不記得了。」

「嗯。」

他蹲下來以手觸摸碑上的刻痕,彷彿是在感受十年前正青春的過往一切,也彷彿是在體會二百多年前的皇帝立碑的用意。

「摸得出來寫什麼嗎?」C打趣地問。

「當然沒辦法,我又不是瞎子學過點字。」

「呵,那你還摸。」

「緬懷歷史一下嘛。」

「你喜歡歷史?」

「是啊,喜歡讀關於歷史的書和文章,以前偶爾也會買《歷史月刊》。」

「《歷史月刊》是什麼東西?」不愛閱讀的C問。

他起身看著C說:「《歷史月刊》就像《時報周刊》那一類的,每月出版一次,都是談人文歷史。」

「喔。」

夜晚的北風吹得只穿針織圓領衫外加薄薄的西裝式外套的C有一點冷,她不禁雙手環抱在胸前,他注意到了,問:「會冷嗎?」

「嗯,有一點。」

「那…,走吧,送妳回家。」

C不置可否,只是跟隨他往停車的地方走。走在已冷清的街道上,C又不禁打了哆嗦,使得他想伸出右手摟著她,給她些許暖意,但覺得那樣未免太唐突的念頭讓他打消了。

上車發動車子後,他順便也開了音響,讓廣播節目《知音時間》播放的流行歌曲轉移C對冷的感覺。進入車內的C,一會兒後便不再覺得冷了。

「你開車都習慣聽廣播嗎?」C問。

「是啊,我喜歡聽流行歌曲,古典的也會聽。」

「我也喜歡流行歌曲,尤其是熱門舞曲,但不喜歡古典音樂。」

「哦,為什麼?」

「古典音樂太嚴肅了,太老氣了。」C說。

「嗯,我是看心情聽。」

C轉頭看他,問:「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嗎?」

「不是,心情不好時聽哀傷的,心情好時,聽美妙的。」

「聽哀傷的不是會讓心情更不好?」

「是啊,但是這樣可以讓不好的情緒加快釋放的速度。」

「呵,歪理。」C說。

冷清的街道,讓回程比去程的時間少了一半,不過心情比去時更愉悅與西洋流行歌曲陪伴下的兩人,覺得好像更快一些。在《槍與玫瑰》翻唱的《Since I Don't Have You》的歌聲中,兩人回到C的住處。C下車後,走到駕駛座旁,說:「謝謝你,又讓你破費。」

「沒關係,妳不用客氣。」

「嗯,那…,bye囉,開慢點。」

bye。」

他看著C轉身走到家門前,排檔入D檔準備走人時,C又轉身小跑了兩步到他的車旁,他趕緊又入N檔,問:「怎麼了?」

「想問你…,要不要進來坐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