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七點多,熱得很,隔天是週六,阿德和我又在那家叫「不醉不歸」的啤酒屋小酌。這一兩年來,我們每月至少有兩個晚上會去不醉不歸報到,不是那兒的菜色CP值有多高、酒促妹有多正,純粹只是從阿德的住處和從我家走路過去的話,我們都還能忍受,而且它有戶外的座位,方便吞雲吐霧。

我到達時,阿德已經坐在戶外的其中一桌朝我揮手。其實只有另外兩桌有客人,一桌是一對男女,另一桌是三個男子,阿德沒揮手我也看得到他。

桌面已擺了兩瓶金牌,阿德邊開瓶邊說菜也點了,並遞了一瓶給我,省去誰幫誰倒酒的囉唆。有一次我這麼講的。我們各自舉杯,先乾了一杯,再各自為自己倒酒。

我們這樣小酌時,話題總是以阿德問到我是否又在妻子碎碎唸中出門開始,然後,我是不是又講客戶邀請不好拒絕,沒講是和他小酌,免得他偶爾到我家坐坐被我妻子唸,而我也總是問起阿德老家都還好吧、務農的雙親是不是又逼他相親。在我們這樣閒聊各自的家庭生活經以及一些工作上──比方哪個新人又離職了──的瑣事中,服務員陸續送來生魚片、蔥爆牛肉、蒜泥白肉、兩碗白飯、蝦仁絲瓜、炒芥藍、麻婆豆腐、蛤仔湯,最後是烤雞翅和烤秋刀魚。期間,酒促妹也來詢問並幫忙收走幾個盤子,幾秒鐘後又提來兩瓶金牌。阿德不抽菸,我大概是點了第四根。我們的手機時不時發出有新的line訊息的聲音。以前我跟阿德講過,像小酌之類偶爾放鬆的時刻,不要管它。當然阿德一開始還放不太下,逼得我只好說我人就坐在你對面,那些訊息絕對不是我傳的,同事傳的,沒馬上看也不會怎樣;客戶若真有急事一定會打電話,他才漸漸習慣不看。

生活與工作聊得差不多後,桌面只剩蛤仔湯、雞翅和秋刀魚,我們各自的第二瓶金牌也快沒了,我點了菸,阿德吃蛤仔喝湯,拿了一支雞翅正要啃時,好像突然想到似地問我:「經理,有個小模說要幫一百個男人口交,這新聞你看到沒?」

「有。你想應徵嗎?」我邊吐煙邊說。

我的母語是台語,阿德也沒問題,但是他和我私下小酌時,卻一直還是講國語。我曾想過是不是和我兩個女兒一樣,他也認為講台語沒氣質,所以我也跟著就講國語。

阿德笑了一聲,說:「沒有啦,只是覺得在臉書或是論壇PO一些不痛不癢的文,那OK,可是說要幫男人口交,還有傳露點的自拍照片甚至嘿咻的影片,我真的不懂那些人是怎麼想的。」

「你還算年輕都不能理解了,我已經算是LKK了,更不能理解。」

「經理你知道嗎?雅棧那個公主走了。」阿德一面為自己倒酒一面又突然轉移話題。

「什麼公主走了?」

「就雅棧裡面心靈雞湯版的一位女生。」

雅棧是一個論壇網站,是我約他下班後在一家居酒屋吃飯時介紹的。那時我還是襄理,而阿德進來我們公司剛滿一年,按往例,我認為這樣的新人留下來的機率蠻高的,所以都會特地個別找來一起吃頓飯,聊一聊。所以,我知道阿德和我同鄉──雲林;崑山科技大學財金系畢業;當兵時就想好到台南來謀生;選擇保險業是給自己的挑戰,希望能改變自己的個性;沒有女朋友,還自嘲不到一百七又有點胖,長相土裡土氣的,可能很難有女生會喜歡;下班後,不是工作上的事,就是打線上遊戲、逛網站。如此這般的個人資訊,加上他坦承沒碰過女人,再加上同鄉,而且從事我們這一行不能不懂社會事,所以我介紹雅棧給他,並且當場秀了網站裡頭一些對獨身男性很有用的資訊,怕他無處發洩憋壞了,影響身心,連帶影響工作,畢竟我也要靠底下的人吃飯。我同時也告訴他我當初也是朋友介紹才知道的,只是沒告訴他那個「朋友」是一位半套按摩女。兩三天後,開完早會時,阿德告訴我他註冊了。當然,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就算沒從雅棧事先取得資訊,台南市區就那麼大,實地考察也可以,所以我沒雞婆到問阿德去放鬆過沒。總之,他在保險業存活下來了,而且雖然我們年齡的差了十八歲,但可能因為我如此對待他,所以他常常就一些遇到的問題主動問我,甚至下班後找我邊吃飯邊聊。

那天晚上在不醉不歸阿德讓我重新見識了虛擬世界如假似真的魅力。阿德說,公主常常寫詩、上傳她的攝影作品,甚至偶爾也上傳唱歌的錄音檔,也常常回覆會員,替會員加分,因而有一大票粉絲。「公主」是他看到一位會員回覆該女子的文時取的,所以他跟著這麼稱呼。至於原因,阿德說他也不知道,聽得我真想給他一拳。

「經理,你看看這一篇。」阿德彷彿為了證明他所言不假似的,拿起手機操作了一下,遞給我。

我一面摁熄菸頭一面接過阿德的手機,看到的是一篇〈永別了,喜歡雲淡風輕的朋友們〉的貼文,抬頭問阿德:「雲淡風輕?她叫雲淡風輕?」

阿德點頭,說:「經理你滑一下,底下有很多人回覆,有不少人叫她不要走,有不少人祝福她,希望她偶爾能回台灣看看。」

「你也是其中之一?」我又抬頭看了一下阿德,他點頭。

「她沒住台灣?」

「她有一篇文章寫她移民到加拿大了。」

「所以她是好額人?」我邊滑著手機邊問了阿德這麼一句廢話,然後,把瓶子裡的酒全倒進杯子,再滑到最後一篇回覆文後,把手機遞給阿德。

「阿德,沒想到經過這麼多年──十年有了吧?」

「是啊,經理。」

我又點了一根菸,阿德啃著雞翅,我舉杯:「乾一杯,阿德。」在我們幾乎同時放下杯子後,我吸了口菸,阿德繼續啃雞翅,等他啃完後我說:「沒想到你會成了雅棧的老屁股,而且還成了人家的粉絲。自從介紹你知道後,我偶爾還會逛一下,後來變成完全不逛了,一方面可能跟年紀有關,一方面可能是改版造成的吧。」

阿德邊聽我講邊拿筷子夾了一條秋刀魚放到自己的小盤子。

「經理,不好意思,我以為你一直都還有在逛,所以才提──不過,經理,你說改版,那它之前是什麼樣的網站?」

我舀了蛤仔湯喝,再一面吸菸一面說:「它以前沒有你現在看到的什麼助硬持久阿莎不魯的,它以前不是商業性網站,只是讓人分享見聞、風花雪月和色情圖片等等的網站。大陸的,台灣的,都有。發文沒有積分這一回事,所以會員也沒有另外給等級。女性會員很少──現在可能更少──所以只要使用的名字是女性,寫的東西都會有很多人回覆。我還記得有個叫瑞秋的,每次寫的都是她和男人去哪裡嘿咻的事,而且對象不只一個,甚至有3P的──」

「啊!」阿德打斷了我一下,口中還有秋刀魚。

「還有一位叫雅美蝶的,PO的文三八三八的,還常有錯字,曾經嗆要告一位會員,但是也有不少粉絲。所以你講的那個寫詩拍照還兼唱歌的──詩,我是看不懂,你應該也不懂;要看一般的照片,google一下就看不完了;還有她唱歌好聽嗎?YouTube就大一堆了,聽不完──所以,她會有粉絲,只能說她恰好來到物以稀為貴的地方。」

阿德邊點頭邊喝湯。我摁熄菸頭,接著說:「我曾經想過,不管是舊版還是新版,一般的女性就算知道,也不可能會想逛,更不用說成為會員了,一定是要麼有點怪,要麼特定行業的女性才會註冊成為會員。你想想,跟男人3P的事也寫出來讓人看,不怪嗎?新版一開始時,也有一個名字是女性的,紅樓夢裡面的,你猜猜看。」

阿德講了林黛玉再講王寶釵之後,說他猜不下去了,還附帶一句:「我沒讀過紅樓夢。」

「兩位大哥,要不要再來兩瓶?」隨時注意客人桌面情況的酒促妹,站在桌邊打斷了我們的話題。

我說OK。阿德吃著秋刀魚,我拿一支雞翅啃,沒有馬上講答案。酒送來了,阿德開瓶。我們各自倒酒,我舉杯,阿德一樣也跟著舉杯。他再倒酒我也是的時候,我說:「叫襲人。」我再次點了菸,繼續說:「我也沒讀完過,重點是紅樓夢裡頭的女子好像沒有醜的,所以襲人在雅棧偶爾PO一些輕輕淡淡的文,可能連跟你一樣沒讀過紅樓夢的男會員也有特別的感受吧,也算是有粉絲。我後來有一天進去理財版,看到這位襲人週一到週五上午九點前固定有PO文,點進去看,是股票大盤和一些個股的分析,我就想,她一定是證券公司的營業員,來雅棧,說不定是想看看能不能因此有人跟她交關。她現在應該不在了吧?」

阿德說他沒有印象。我們又對飲了一杯。

「我不記得襲人有沒有寫告別文,但記得瑞秋有寫,同樣也是一票人回應,挽留與祝福都有,好像真的認識她一樣。」

「經理,那你是不是也有回應她?」

「沒有。我一直都只是看而已。我還會記得,是因為她寫了告別文之後,隔了很久,已經是新版了,她突然又寫了一篇好像叫回溯的,這一篇,應該是因為新版,她原來的粉絲也都不在了,所以沒多少人回應。其中有一個回應她:『老女人就要認老,還回溯什麼。』從此,她就完全消失了。」

「真的有人這麼回她?」阿德有點訝異。

我一面把已經快燒完的香菸摁熄一面說:「是蠻傷人的,但,是真的這麼回她。」

阿德倒酒乾了一杯,再倒酒,我也倒,喝了一半。

「說到傷人,那個公主就是不爽版主移動她的文,跟版主對槓,然後被禁言,再看到她的PO文就是告別文。而且,我後來發現她把她之前所有的文章都刪掉了。」

「阿德,我覺得她是自戀兼公主病。寫詩寫文,在論壇很正常,上傳自己唱歌的錄音檔,我只有在YouTube和臉書看過,論壇從沒看過,難道她不怕有人吐槽嗎?」

「經理,好像真的沒有人吐槽。」

「你是粉絲之一,一定聽過,歌聲好聽嗎?」

「經理,普普通通啦。但是,她自己都會寫,雲淡風輕獻醜了,請大家包涵。」

「所以囉,自己都知道唱得不怎樣了,還特地錄音秀出來,除了自戀,還能怎麼形容?還有,文PO都PO了,不爽,走人就好,所有東西都刪掉,一副老娘一不做二不休的樣子,把粉絲當屁,不是公主病嗎?」

「經理,別生氣啦,喝酒啦。」

阿德又自己乾了一杯,好像是他講錯話所以自己罰了一杯似的,我才覺得自己的音量未免大了點,也跟著舉杯,並且對於自己怎麼會對一位不知何許人也於網路中的言行批評這批評那的,感到不好意思,那些又不是政治人物的言行。可是,或許是酒精作祟吧,我竟還有不吐不快的想法。

在我們突然都靜默的那幾秒間,我又點了菸。我們聽到更多的談笑聲、一兩聲我們手機有line的聲音。然後,阿德清了清嗓子,說:「可是,經理,雲淡風輕PO了告別文之後,有人特別PO了文,標題寫給雲淡風輕的話,還有一個也跟著PO告別文,而且那個版變得沒什麼人氣了。」

「阿德,雅棧改版後我還有在逛的時候,就覺得人氣差很多了,或許是原來常常寫東寫西的老屁股,年紀大了,生活型態也改變了──像我就是;然後像你這一代的人,網路上可以逛的網站更多更新奇了,所以雅棧才會變得沒人氣,心靈雞湯那個版更是大減。」我吸了口菸,接著說:「阿德,要不然你把我們今晚聊的,寫一篇文PO上去,看看她的粉絲怎麼回應。」

「經理,你開玩笑的吧?你不是不知道我作文很爛。」

「阿德,不要人家吃包子你他媽的喊燒。如果你真的沒結婚,難道就打算工作、泡網路過一生嗎?總要培養正經的興趣,比方讀真正的文章,現在網路有不少這一類的網站,或者乾脆買書來讀,小說、散文或是詩集都可以。我就有這樣的習慣,不只看,也寫東寫西。」

「嗄!經理,以前怎麼沒聽你說寫文章的事!」

我看著瞪大了眼睛的阿德,沒答腔,吸菸、摁熄,把雞翅啃完,阿德只好專心解決秋刀魚。我倒酒、舉杯,阿德也趕快完成動作,我們又乾了一杯。

「我會有這樣的習慣,是因為看舊版的雅棧裡面的人寫他們跟女人的風花雪月的文章,看久了,突然自己也想寫寫看,然後PO上去,看看別人怎麼回應,結果慢慢培養出興趣,並且開始買小說看。改天我拿幾本讓你帶回家看,免得萬一哪一天你碰到客戶突然聊起這一方面的,結果你像剛剛那樣,跟網路的PO文一樣,把王寶釵當成紅樓夢裡頭的人物,你說客戶會怎麼想?」

「經理,歹勢啦。不是王寶釵那叫什麼?」

「是薛寶釵,王寶釵是苦守寒窯十八年的那個,但是應該叫王寶釧。你小時候沒聽歌仔戲唱過『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改換素衣回中原』嗎?」

「經理,歌仔戲是你小時候,不是我的小時候。」阿德笑笑地說。

「總之,培養正經的興趣有好處啦。你不寫,我來寫。我會以我第一人稱的角度來寫一篇小說,裡頭叫阿德就是你,寫完line給你,你負責PO。」

「經理,不好啦,那個心靈雞湯版規定要原創的才可以PO,而且你說人家有公主病,萬一她看了不爽要告我,怎麼辦?」

「就只有你知道是我寫的,還有,你都說她走了,怎麼會看到。如果你怕她偷偷上去了,剛好看到了,那你把我寫的換成你講你和你經理在喝酒聊到此事──我看過的小說有人這麼換來換去寫的──難不成她要回覆說,信不信我告你經理?」

「經理,我會試試培養正經的興趣,你先拿一本你認為最好看的小說讓我看看,至於PO文,我記得有新聞整理了會被罰錢的罵人的話,我google看看再說。」

我說OK,接著點起了菸,拿起酒瓶倒酒,阿德也跟著動作,然後,我們又乾了一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