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兩字有四種含意,第一種完全不拐彎抹角,小學生都知道的,常被以明媚來形容的春天的景緻;第二種是形容女子和男子偷偷進行的戀情,不過如今連新聞記者與作家也不再使用,反而有較之雌性動物的發春層面更高的「思春」;第三種是形容人的心情,不過現在我們熟悉的是「滿面春風」;第四種是現代人發明的、引申得很遠的含意,是指正常情況下女子不應顯露的身體部位,當然如果是裙子內的話,除非女子像許多年前莎朗‧史東在電影《第六感追緝令》為了演出經典的暴露那樣,否則通常指其所穿的內褲,即所謂的「裙底春光」。
  過著平淡無奇的生活的男性,當然絕無可能有像邁克‧道格拉斯那樣的「眼福」,親眼目睹或窺見有名氣的豔麗女子洩露春光──即便那只是電影的演出,頂多只能藉由網路圖片,看到蘇菲‧瑪索在哪個影展場合洩露左邊還是右邊的乳房;看到戴安‧克魯格在哪個影展場合穿什麼顏色的內褲,但肯定的是,就跟我一樣,生活中必定曾偶然窺見春光。我指的不是因為低腰褲的流行而幾乎隨時都能看到的女性腰際露出的那一小片「新世紀」春光,而是「古典」春光。
  我最近一次窺見春光是在一家復健科診所,一位不到三十歲、穿寬鬆短裙的女子,在我眼前洩露裙底春光。這麼講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我並非只有一次這樣的視覺經歷。要一位男性述說他記憶中窺見過的春光,他絕對會自動跳過小學時候看到女同學因為玩跳繩而露出小內褲的場景,畢竟那只是一種嬉鬧式經歷,說不定還會引起聽者一陣訕笑,最起碼得要國中時的經歷才算數。
  時至今日我依然記得讀國中時,窺見過的兩幕裙底春光。一次是國一時,教室在一樓,夏季某日的下課時間和一位小學已同班六年的同學(此君如今仍與我有來往),心血來潮俯臥在教室外的草皮上,一顆理著三分頭的腦袋瓜,藉由大約只到膝蓋高度的美化之用的一叢小樹隱蔽著,時不時抬頭往上看,看看會不會剛好有學姐倚靠在三樓走廊的鐵欄杆。在那短短的十分鐘裡,竟然就那麼湊巧地,有一位學姐自己一人雙手擺放於三樓走廊的鐵欄杆站著,眼睛看向遠方。學姐那樣的站姿很明顯的,她就只是想那樣站一下,也許還想著什麼事吧。我們那樣死盯著學姐,不是想推敲出她是否真的有心事,而是在等待「東風」。不!是南風吹起。這比中樂透高一點的機率竟然也那麼湊巧地發生了。第二次是讀國三時,教室按慣例換到三樓,也是夏季時,也是拜南風之賜,它突然使勁地吹進了教室,並掀起一面走動一面手捧著課本講課的國文老師的裙子,然後就在她表演如同瑪麗蓮‧夢露的經典動作之前,幾位同學和我都看到她穿什麼顏色的內褲了。
  在那樣的年紀,如此那般窺見的裙底春光,較之小學時看到女同學的小內褲其實感受差沒多少,何況對象還包括該尊敬的老師,實在無法也不能激發什麼遐思,不過絕對會是回憶起苦悶的國中生活時的話題之一。能激起窺見者什麼遐思之類的春光,窺見者的年紀得要讀高中之後,可我不記得我高中時窺見過,讀大學時才有。
  我大一時,有一位長髮飄飄、高高瘦瘦,渾身充滿古典靈氣的大四學姐,她只要在系館出現,我們一群小學弟無不行以注目禮。有一天,下課時間,我和幾位同學站在走廊靠近樓梯口之處扯淡,學姐從外頭進來了,我們趕緊屏息,目光一直尾隨著,就在她踏上往二樓的階梯時,一位同學出聲了,我和其他幾個同學隨即目光更聚焦於學姐的屁股。真的,古典學姐所穿的拉鍊是在後面的窄裙,拉鍊竟然沒拉上!天啊!
  其實這樣的春光你要大驚小怪也無不可,但要說引發遐思,得看對象。多年後我騎機車停在十字路口等綠燈亮時,一位停在我眼前的女子也忘了拉上後面的拉鍊,但我只是猶疑了四五秒後,不怕她回頭瞪我就開口告之了,完全不作任何他想(我自己也曾褲子拉鍊沒拉就出門了)。但是,就一位被學弟們每每行注目禮的古典型美人學姐而言,有如此的疏忽,你能不懷疑她怎麼了嗎?但我們幾個人也只是「欣賞」中納悶著,沒人敢走向前幾步告訴學姐說:「學姐,妳裙子的拉鍊沒拉。」然後學蠟筆小新的語氣,追加一句話──比方「內褲是粉紅色的。」──再趕緊跑走。
  如前所述,「春光」不是只有裙子內的才算,女性曝光不得的乳房也是男性注目的焦點,尤其是體積不小的。
  同樣是大學時,季節又是夏季,我窺見了乳房春光,緣起於我走進一家飲料店。那家飲料店的吧台前的地板放置了有點高度的長方體空心板塊,你要靠著吧台點飲料時,得踏上去。於是乎,當我站在那長方體上正要開口告訴吧台內彎腰清洗什麼之類的年輕女服務生,我要外帶兩杯什麼飲料時,雖不至於立即目瞪口呆但眼珠子肯定特別亮。沒錯,我不是吃素的,我跟天底下其他的絕大多數男子一樣,沒有轉頭避開那沒被胸罩蓋住、寬鬆的T恤也無法遮掩住的晃動中的乳房,而是以直接的目光回應它們那像是代替主人表達的「歡迎光臨」之意的演出。那當下,我聯想到長方體空心板塊也許是店家有心擺置的,而那位女服務生不是忘記穿胸罩也不是因為天氣熱而脫掉了。不過,也可能是我想太多了,事實也許是店家原本就想擺置那個長方體空心板塊,讓店內有些許視覺上的層次感,而女服務生原本就不習慣穿胸罩。無論如何,我正年輕氣盛的某個夏日,走進一家飲料店,欲外帶兩杯大概只有五十塊的飲料,卻有像光顧檳榔攤花了一百塊的額外「福利」可享。我不記得當時我的女友是否坐在我的速克達後座等著,但我記得我一直都沒告訴她。這不是說我自己想偷偷成為那家店的常客,畢竟是窮大學生,每月沒有多少錢可花。如果想求證那不是偶爾──比方那天女服務生剛好老娘心情好──才有的福利,我可以「食好鬥相報」地告訴男同學們,可我真的不記得是否盡到男性的世俗道義。
  幾年後,我在中部一座山城服兵役又偶然窺見乳房春光,季節依然是夏季──多麼美妙的夏日時光啊!當夏日將盡,鳥兒們都勇於拋棄家園,飛向南方,不被自己所築的巢束縛,男兒你呢?無論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那是否像鎖鏈般束縛著你?你是否被欲望與貪婪所囚禁?你願意犧牲自由換取人生目標嗎?
  服兵役時的我,有一個退伍後的人生目標,那目標不可謂不大,也與不知道我去飲料店買個飲料竟也有春光可觀賞的女友有密切關聯。那一位身上只穿內褲與無袖連身裙、抱著嬰兒的少婦,當然不知道當她站在人群中專注觀看什麼表演之類時,有一位幾乎貼身站在她身後身穿草綠色軍服的少尉預官,暫時忘掉軍中生活的苦忘掉遠大的人生目標,以彷彿進入溫柔鄉的心態,目光一下子和她的同方向一下子朝向她的乳房。
  如今,當年的那目標,早已成為只能話當年的傷感。人生目標難竟──唉!我扯太遠了,全因突然想起〈Days of Summer〉這首英文老歌,還是回到生活中偶然可遇的春光場景話題吧。
  大家都知道的,進行復健,或坐或躺或臥,視身體部位與作法而定。如果是必須躺或臥,我想天底下的女性絕對都會選擇穿褲子前往吧。因此我一直想不透為何會有例外的,而且還是誇張的例外。不是嗎?一位女子進行復健的療程包含得躺在按摩床上讓復健師按壓或推拉小腿,卻穿寬鬆短裙,而且竟然選擇腳尖朝著眾多坐著進行復健的人躺下,是沒有想到裙底春光極有可能洩露還是就算洩露也無所謂?就那麼湊巧,當她正要以很不淑女的姿勢躺下時,我正好要坐在那張與她的腳尖只約一臂之距的椅子,以便進雷射治療。不是我故意盯著即將躺下的她,而是那當下我的姿勢就是也那麼湊巧,使得目光直入她的裙子內。即將為她進行該療程的女復健師顯然也看到我所看到的,否則不會馬上拿一條大毛巾替她蓋著。
  台灣賣檳榔的妙齡女郎,工作時穿著保守,肯定生意不好,否則何必連寒冬也幾乎衣不蔽體呢?想來也蠻符合行銷心理學的,畢竟她們鎖定的顧客應該不包含女性,不多暴露一點平常被衣物掩蓋的身體部位,不多賣弄一下風騷,行得通嗎?我前面所指的「也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就是指類似的行銷心理學,畢竟如今連做點吃喝小生意的女子,雖不至於穿著工作時可能會洩露春光的衣物,至少也常有穿著性感或暴露的──我妻子曾告訴我她偶爾會去光顧的一家賣燒餅油條等等的早餐店,每次都看到掌櫃的女子穿著不是露前露後就是露側邊的衣服。
  做小生意的女子較之賣檳榔的妙齡女郎保守的穿著,我想,應該是要抓住男性顧客但又不能過於挑釁女性顧客的折衷行銷手法,而且還能給顧客深刻的印象。問題來了,一位女子要去進行復健,為何選擇極有可能洩露春光的穿著?我寧願猜想她只是一時糊塗,而不是──好吧,我想太多了。現實生活中不是沒有類似電影情節的情況,可人生如戲的戲,不包含天方夜譚之類的吧?所以,她絕對不會是想扮演一下台灣許多男性看過的、編劇(如果有的話)構想力非常人能及的日本「愛情文藝動作片」中看病的女患者。──唉!我竟然還是忍不住洩露心裡頭齷齪的想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