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

一半靠自己的意志一半交由上帝擲骰子決定

我們以彷彿獲得此生的最大自由之心

相聚於府城

有人來自北部有人來自中部有人來自更南部

有人是在地人

一切的人事物對我們而言都是新鮮的

 

那時候

我們覺得時間多到可以任意揮霍

白天老師還站在講台上

有人卻偷偷摸摸地從後門溜走

兜風、打彈子、去五克拉或首都打屁

或者不為什麼,純粹就是不想上課

 

那時候

我們揮霍的還有夜晚的時光

舞會、家教

甚至騎著摩托車腳踏車

展開此生的第一次長途夜遊

 

那時候

我們沒有個人電腦沒有手機

只有DOS與終端機

沒有網路沒有MSN沒有臉書沒有LINE沒有暱稱

與人互動都是真實的

 

那時候

先是理則學微積分線性代數

再是高微代數微分方程機率論

最後是幾何學實變複變數理統計拓樸

屢屢意圖將我們的思維導向習慣抽象習慣虛無

可只有平凡腦力的我們終究只適合於紅塵打滾

那頂黑色方帽

終究也只是我們小學一路上來所戴過的某種象徵而已

 

這時候

距離我們離開那棟有彈痕的紅磚外牆建築物已三十年

我們的人生也已過了一大半了

我們之中的有些人

這三十年間曾相聚過幾次

有些人可能此生永不會再碰面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只有前夫前妻前男友前女友等等

朋友也會被除名

唯同學這種關係像是被寫入命定的事件簿中

我們永遠也無法擦拭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