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日的午後,如果家裡沒有退休的老人家,那電話響時,有很高的機率是不會有人接的。不過,如今幾乎人手一機的時代,遑論白天的時間了,就連該是下班在家的晚上,很多人也都是直接打對方的手機而非打家裡的電話找人,所以有誰會在白天上班時間打電話到人家家裡呢?我能想到的,只有老人家與晚上似乎休工的電話詐騙集團。

  不記得到底是從何年何月開始的,但直到如今,臺灣的詐騙集團依然不放棄利用電話進行詐財。有多少人曾接過詐騙集團的電話呢?有多少人被騙過?許多年前的某一天,我的母親曾經差點信以為真,說剛剛打電話來的是我二舅的兒子,出了事情急需要錢。我自己剛有手機時,就接過陌生女子打來的電話(實在太神通廣大了),但因為兩三秒後我就掛斷了,所以不曉得對方到底以哪種幌子行騙。爾後無論是打到我手機或是我接起家裡的電話,一聽到就是很突兀的,我一律比照辦理。也就是說,如果電話詐騙集團的成員,其唇舌真有教人上當的魔力,被騙的人當中也從來沒有我。

  粗略地算一算,這麼多年來,有線與無線合計,我和線的那一頭的騙子講電話的時間不超過六十秒吧,從沒想到竟會在一天之內就有遠超過此數字的情況發生。那一天是平常日,時間點就是午後,妻小都不在家,偏偏我在,所以絕對不會主動接響起的電話的我,只好走到電話機旁,看到來電號碼顯示著英文字母P時,我以為是沒有手機、讀國中的孩子不得已從學校的公用電話打的(曾有過幾次),但接起來卻是一位女子的聲音,說她那裡是「台北長庚醫院」。

  我住台南,台北長庚醫院離我家兩三百公里遠,我當然不可能跑那麼遠去看病,我理應像一直以來的處理模式直接掛斷才對,但她接著馬上問某某在不在?她要找的人剛好就是我。我是說過謊沒錯,但非說謊成性的騙子,她才是,所以在那當下,我本能地像美國人接到找自己的電話時,吐出「speaking」般說「我就是」而繼續聽了下去。她接著問我認不認識誰,名字一聽就是位女子。我當然沒那麼剛好也認識一位就叫那名字的女子,可我竟然還繼續聽她胡謅與回應(後來我逐漸聽出她所在之處好像還有其他人在講電話,有點像機房的感覺,但又想也可能是手機的對話聲),而且,平常都講台語的我,竟然從頭到尾都跟著講國語。她告訴我,那位女子拿著我的身分證與健保卡到她們那兒要申請補助用的醫療證明,但她認為我家離台北那麼遠,不可能去她們醫院看診,所以才打電話要找我確認。她所言教人一時之間認為非常合理,說不定還暗自讚許她心腸好。

  是啊,騙子之所以能成為騙子,先決條件是──也許書讀得不怎麼樣,但肯定不是會以一講就被人識破的幌子來行騙的笨蛋!

  我們無從得知他們到底怎麼變成騙子的,但絕非一出社會就打算以行騙為職業吧。我一位國中死黨,經過這麼多年後,我和其他幾位國中死黨都確定他已經變成不折不扣的騙子了──不是電話詐騙集團的成員,而是傳統的你和他往來一段時間後,你會被他騙走錢財的騙子。可他原本不是這樣的,好歹也正常做了幾年的生意。如今,即便他願意,我們也絕無可能聽他講心路歷程了,所以我們永遠無法得知他為何變成騙子。他從臺灣騙到中國,單一受騙者被騙的金額,最高據說數千萬。也虧得有和我們同文同種、國土也實在夠大的中國,讓他得以有地方躲藏並繼續行騙新認識的人的錢財,甚至還娶了第二任老婆並生了小孩。我和死黨們都不曉得他如今躲在中國哪座城市,只知道他最新一次的行騙勾當──不是輾轉得知的,是當事人,也是國中死黨之一講的。這位如今我想找他隨時都能見到的受騙死黨,作夢也沒想到他在中國討生活(幫忙連襟管理工廠)時,好心收留無處躲藏的昔日死黨,而這位惡性難改的死黨竟假借他的名義向買貨的廠商拿回扣,導致他沒有臉再幹下去,回到臺灣來。

如果以不堪忍受的程度來條列人生的遭遇,我想,被親戚或摯友欺騙,會排在很前面。那些晚我們這些國中死黨三年五年不等才認識我這位騙子死黨的某些人(有一位是我這位騙子死黨的高中同班好友,受騙時已有妻小),一定也和我們一樣,從沒想過當成摯友對待的人,會是這樣的人。那些被騙的人當中,有多少人會在和好友閒談時,偶爾談及這不堪回首之事呢?哦──,丹尼男孩,長夏逝去玫瑰凋零。

  被詐騙集團騙了的人呢?不堪嗎?還是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相信親戚或摯友的話還有人性的情有可原,可相信全然陌生的人講的話,該怎麼對人談起呢?如果我相信了那位「台北長庚醫院的好心護士」講的事情,並且也一一配合接下來的「要求」,那我會遭遇什麼樣的事?

  她要我拿筆、拿紙張寫下一個人名、一個金額的數字以及兩個日期後,告訴我她會馬上報案。大概兩三分鐘之後吧,此時我已坐在書房的電腦前,背後書櫃裡的電話機鈴聲響起,我轉頭看,一樣是沒有來電號碼。然而,不只是因為我正在忙工作上的事,不只是因為心想她又打來幹嘛,也有老子就是不想接的固執,所以我讓那鈴聲一直響到對方掛斷。然而,對方不死心,又打來。我不知道如果我依舊不接,對方是否就此放棄,但我決定接了。不是「好心的護士」又打來,是一位自稱他那裡是「台北市政府金融犯罪調查科」的男子打來的。是不是很像那種檢查官打來告訴你發生什麼事,你接下來要配合做什麼事的情節?可我竟然耐著性子和他一問一答。他告訴我因為接到「長庚醫院」的報案電話,所以才打電話找我。他和我進行了如同「長庚醫院」那位「好心的護士」和我的對話之後,提出要求了──要我馬上到他那兒做筆錄!

  瘋子才會因為一通電話馬上放下工作前往兩三百公里遠的地方。我當然不是瘋子,所以斬釘截鐵告訴他上班中辦不到。這樣的理由讓他抓到把柄──你上班中人怎麼會在家裡?好像我故意不配合辦案而騙他我在上班。

  「你上班中人怎麼會在家裡?」不是瘋子的我當然不是回答說,要你管!而是彷彿我才是被拆穿伎倆的騙子試圖圓謊而說,我回家吃中飯,等等就要出門了。沒有人會希望騙子相信自己的辯解,我也是,對他而言,我到底為什麼大白天會在家裡也不是重點,重點是接下來的──電話中進行筆錄,要到我家的地址!

  事後我自己分析,他就是知道你人在兩三百公里外才編了這樣的腳本,然後順水推舟,好像衙門單位也有體恤老百姓的時候,告訴你:那這樣吧,我們進行「電話筆錄」,我會錄音,結束後會把三聯單的收執聯寄給你,請你告訴我該寄到哪裡。(但我一直想不透如果告訴他地址,他會寄來什麼東西要我簽收,然後我會遭受什麼樣的災難?)或者,你沒照著他的腳本走,當他請你馬上到案時一口答應:好,我馬上出門到高鐵站,搭最近的一班高鐵,請您在辦公室等我。那他會是硬把你拉回原來的橋段中?還是順你這個既是傻瓜又是瘋子的意?如果是後一種,那後續的發展不外乎以下五種情況之一:

 

  一、你不是傻瓜也不是瘋子,你是騙他的,掛上電話後並不會出門前往高鐵站,而他有兩條路:就此放棄或再打電話來質問並試圖讓你再度上勾。

  二、你玩真的,但你很倒楣,就連赴騙子的約也發生意外而爽約:比方在前往高鐵站途中出了車禍、比方你搭的高鐵發生重大交通事故、比方你在高鐵上被隨機殺人的瘋子砍殺而進了醫院甚至太平間。

  三、你如期到達他所言的單位,但沒有他這個人,你白跑一趟,破口大罵。

  四、根本沒有他所言的單位,你像個傻子(根本就是)愣在台北街頭。

  五、他真的,或說他們真的神通廣大,像美國中情局那樣,造出一處假的辦公處請君入甕,並且啟動備案等著你。

 

  老天啊!我又不是電影編劇,也沒打算加入詐騙集團,或像我那位國中死黨靠傳統行騙手法過活,想這麼多幹嘛!

  事實是,當我聽到對方要我講地址時,心生警覺,想到他在這之前確認我的姓名時,第三字他說中心的中(也可能是宗親的宗,而我聽錯了),我還老實地更正說,宗教的宗;想到媒體報導的快遞簽收詐騙案。於是,我反問他,長庚醫院不是有我的個人資料嗎?他說,要再次確認才行。我在這關鍵的時刻即時回神了,問了他的大名與電話,告訴他我等一下回撥給他,而他也像我問那位「護士」時一樣,以如假包換的口氣告訴我了。

  「他是滿口謊言的騙子,特別是他講真話的時候。」是啊,也許真有那個人名、真有那組電話號碼吧。掛上電話後,我上網打了關鍵字,點了跳出來的網頁中的第一則資訊,沒想到竟然還要等待,於是轉念,改搜尋我家附近的分局電話,打了過去,大概地敘述一下,接電話的員警告訴我那是詐騙的,不要理他,還順便教育我沒有電話中進行筆錄這一回事。

  是啊,這一回我怎麼和對方講那麼久,而且連續兩通,不曉得「浪費」對方多少成本?拋頭露面的傳統騙子,如同我那位行騙四方的國中死黨,不會在同一城鎮久留,這些想必是坐在某個國家的某城市中某機房的男女騙子,需要時常遷徙嗎?我家的電話號碼加上我的姓名,會讓他們再想出什麼新花招來騙我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