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年之中難得的聚會上,我想,你們也一樣,心裡都明白,不再豪氣干雲地端起酒杯一口飲盡的原因,除了怕離開餐廳後在路上會遇到警察臨檢之外,還有一個令人感傷的原因,這個原因似乎在我們不知不覺中降臨了。
  當我舉起酒杯邀請大家一起舉杯時,大家手中的杯子裝的已非清一色的金黃色的啤酒了,還有綠色的果汁,這在很多年以前我們聚在一塊吃喝時,是不被允許的,除非自己承認是個孬種,但現在,沒有人會抗議了。
  敘舊的話題也變了,不再有課業與風花雪月。當我說我每天早上都會吃一點黑芝麻時,引來你們一陣訕笑,而在「你應該是把白芝麻當黑芝麻吃了。」這誇張話一出,笑聲更大了。是的,我們之中,除了阿達和阿濱仍然保有那數十年如一日的「黑狗兄」似的黑髮外,其他都躲不過歲月的染白,當然也都認命地接受,不過,可堪自我慰藉的是,我們不是等閒地「白了少年頭」。我們告別青春歲月後馬上就投入殘酷的成人世界,完全都沒有空白的一段,後來也都結婚生子,以致於現在也還有著不能停止勞碌奔波的掛慮。
  我們沒有「如果再回到從前」的遺憾,有的只是偶爾會回想起從前的惆悵。從前的我們渴望趕快長大,以便擺脫那被箝制的不自由。然而如今呢?我們終於明白,只是從原來受箝制的生活,換成另一種也是受箝制的生活而已;也才明白,自由其實是我們一輩子遙不可及的奢侈念頭。
  現在,我們都體認到受箝制是天生注定的,而且並非如我們小時候所想的,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得寬鬆,而是正好相反。不提家庭與子女,單單是職場上的不成文體制,讓我們到這把年紀,仍不敢反抗。在商場打滾的說,常常晚上都會接到電話,明明時候已不早了,但還是不敢推辭,有時候會喪氣地乾脆關機,免得白白傷了身體;在金融業的說,有時候一面為業務報告頭痛一面還得忍受電話那一頭客戶的叫罵聲。這時候我們都明白了,就像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一樣,每種行業,勞力也好,勞心也好,皆有其苦楚。從前那些加諸於我們身上的限制,現在回頭看來,其實只是蹲馬步那樣的人生基本功,而我們也找到很多苦中作樂的事情來度過。
  剛讀國中時,我們的天空還像小學時那樣,跟牛的天空差不多。有人下課時會故意趴在教室前的草皮上,佯裝聊天,其實是想抬頭偷看倚靠著三樓的走廊欄杆沉思的國三學姐。而大家都心照不宣那些人不是擔心學姐會不會承受不了聯考的壓力,身體力行重力加速度到底作用多大?而是想知道學姐裙子裡頭穿什麼顏色的內褲。有人下課時馬上像發現新大陸般八卦年輕、身材高挑、常穿牛仔褲、上課喜歡倚靠著講桌的生物女老師,剛剛上課時,褲襠的位置靠著講桌的九十度角有好一陣子,引發聽到的人一陣笑罵。然後,慢慢地,我們總覺得只有上體育課以及夜晚之後的時間比現在快;我們的天空偶爾會飄著淡淡愁雲,有人為課業愁、有人為幽幽情愫愁。
  國中畢業後,我們往後的人生有了明顯的分界,天空上的愁雲也更厚重了,有人尚且被青春戀歌可能會曇花一現的愁雲籠罩著,因為晚上打電話到女生家,好不容易是她接的,兩人相約在她家附近的小巷道見面,夜色所營造的氛圍也幫忙,促成彼此夢寐以求的初吻,不意,一位騎機車的中年男人路過時停了下來,看了看即走人。中年男子不是路人甲,他剛好是女生的父親!
  這些插曲在我們滿十八歲後遠離了,那之後大約八個月裡,阿菜、大頭、瘦仔、鴉片、黑仔和我的生活都被書本佔據了,因為大學聯考。阿濱也要考四技二專,只有讀五專的阿達和讀夜校的阿富倖免。如果阿達的老婆高中沒有重考,也會在同一年面臨這種非常殘酷的考驗--不成功似乎人生將從此走向崎嶇不平的道路的考驗。我還記得當我在七月二日的下午離開我自己的高中母校考場後,在校外等候我要去歡樂一下的阿達馬上問我:「要不要先到補習班報名?」旁邊的阿濱則是戲謔的呼應阿達的話。
  度過我們人生第一大關卡後,我們的天空頓時五彩繽紛,我們接著浸淫於宛如遍地是黃金甲的世界(服兵役期間除外),直到我們都結婚。
  我們有孩子後,臺灣的經濟環境每下愈況,導致阿達四十幾歲時,被任職的銀行資遣了,隨後決定到中國討生活;比阿達早幾年進入同一家銀行服務的阿菜,因為父親的財產夠多,早早就辦理優退不幹了;在股票上市公司擔任會計主管的瘦仔,因為了解到公司派想作假賬以利炒股票,而決定辭職不幹,還好有其他的公司願意聘用;大頭在公營行庫,是公務員,應該不必擔心;鴉片、阿富都自營公司,雖然不是領人家的薪水,但聚會時,總會吐一些苦水;阿濱也一直守著水電老本行,能再幹多久不知道;而我,你們也都知道,不是沒有危機。不過,相較於我們幾個,黑仔算是叱吒風雲過,也最早到中國去,甚至在那裡再娶妻生子,但我們都明白,他這一輩子應該不可能再回到土生土長的故鄉了。
  「相識滿天下,知心有幾人?」這句老生常談的話我們都聽過,然而我們之間不必談心,只要談笑就夠了。這幾年來,我們也只有在阿達回來時,打電話給我們,約定見面的日期與時間後才會聚在一塊,因為我們都還得為各自的家庭勞碌,但我們不會有李白的「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的感慨,也不必像王維那樣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因為我們總會相聚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ringenigma 的頭像
boringenigma

boringenigma 的分享空間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