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十一點多,獨自離開那家KTV,在街道上往家的方向走,白日不斷的雨和寒氣所形成的氤氳以及自己一點的醉意,讓景物朦朧了些。其實自己是在家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電話催促、友人口中的「丙組」情況下提早離場的。友人們還在KTV裡瘖啞地唱著,也許還藉由「人生的歌」,心中不斷「再回首」過往的一切。

boring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